baoyu黄网

霍圣城身躯像是被抽空了力气,支撑不住,手掌按住了桌面。

苍白的脸庞,清俊的眼睛定格着眼前的鲜血淋漓。

雷刀那一张泪水浸湿的脸蛋。

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她哭,第一次看见她落泪,她哭得像个受了伤害的小女人。

可是这一刻,他不知所措了。

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?

雷刀低头,眼底的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,不停地掉落,滴入那一滩鲜红的血液中。

她的手颤抖了,手掌抚上一地的鲜血,唇颤抖了,

“孩子。。孩子。。我的孩子。。”

“我对不起你。。娘亲没有保护好你。。。”

雷刀不停地落泪,就连哽咽的声音都是哽在喉咙里。

这一刻,她的心像是一朵玫瑰花被摧毁,花瓣飘落一地,一瓣一瓣凋零。

森林中的清纯白色美女胜过仙女

霍圣城的双目腾起惊恐的光泽,怔怔地看着这一幕。

他眼底的光泽像是染满了鲜血。
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。。。

雷刀倒在了血泊中。

霍圣城骤然回过神,连忙奔上前,手掌颤抖地触碰女人。

“雷刀?”

雷刀躺在血泊中,眼角挂着泪水。。。

霍圣城吓到了,脸色愈发苍白难看,连忙起身,朝着外面吼道,“来人!来人!!”

。。。。

入夜。

潭平省城。

顾倾城坐在公馆里,若有所思想着什么。

她在想着该怎么跟沈君厉问起奇香的事情。

“叮铃铃~~”一串电话铃声在客厅响起。

不一会儿。

“小姨太,香镇来的电话,你要听吗?”老仆开口道。

顾倾城闲来无事,站起来,走过去,伸手接过电话,

“喂,你好,我是小姨太。”

电话那头传来吴管家的声音,“小姨太,麻烦您转告六爷,就说十少奶奶的孩子没有保住,滑胎了。”

顾倾城怔住了眼睛,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
“吴管家,你说雷雷的孩子没了?”

“是啊,小姨太,请您转告六爷。”baoyu黄网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