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咪最新破解版下载

  猫咪最新破解版下载 几个人听了徐潇的叮嘱,连连点头保证道:“好,老板,我们会按照你说的去做的,这个星期里老老实实地躺床休息,哪里也不去!”

   徐潇微微颔首,转头对王哥说:“你身上也残留有毒,估计那两个还没回来的兄弟也难以幸免,毕竟你们都在同一地点执行过同一项任务。晚点等我体力恢复了,我再替你们根除毒素。”

   王哥点点头,感动得差点下跪了:“谢谢你了!老板,要不是你,我们兄弟几个估计都快没命了。”

   “不用客气,”徐潇转头对苏强吩咐道:“强子,二楼还有几间空房,你安排一下,让兄弟们暂时都住进去吧!日后你们还有其他工作安排的。”

   “是!”苏强有些激动地转身,匆匆忙去了,一想到和兄弟们又团聚了,他就忍不住有些激动。

   徐潇回到办公室,给几人开了一些药方,让苏强给他们抓药煮药去了。

   何媛媛的美容膏广告一炮而红,由大明星拍摄的效果相当好,加上之前已经销售过一批产品,现在名声已经打响了,上门求合作、求入股、求代理的商人数不胜数。

   徐潇抽空来到何氏集团楼下,却见大厅里人头攒动,热闹非凡,不由得大吃一惊。

   他照例想坐专用电梯上去,却被两个新来的保安拦住了:“不好意思,先生,请问你有预约吗?”

   徐潇眉头一皱,摇头说:“没有,不过,我是你老总的男朋友,这下总该放我进去了吧?”

   “男朋友?”两个保安相视一下,摇头拒绝徐潇:“不好意思,最近自称是何总男朋友的人太多了,有几次我们放人进去,结果被何总骂了个狗血喷头。”

   说完,那保安还朝新来的前台小姐隔空喊了一句:“小珊,这位先生你认识吗?”

   纯净白皙爱摄影姑娘地铁处写真

   新来的前台小姐怎么会认识徐潇呢?盯了他一下,然后匆匆摇头,说了句“不认识”就忙着应付其他客人去了。

   这时,一个有些熟悉的男声在徐潇背后响起了:“我是何总的未婚夫,你们赶紧让我上去!”

   徐潇恼火地回头瞟了一眼声音的主人,居然是许久没露脸的李健俊?

   李健俊也下意识地看了徐潇一眼,顿时被吓了一跳,连忙弹跳开来:“徐、徐潇徐专家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   这家伙竟然敢自称是何媛媛的未婚夫?简直是找死!

   徐潇冷着一张脸,口气不善地问:“很久没出来混了,一出来就来抢我女人?嗯?你是不是皮痒了?”

   说完,他故意瞟了一眼李健俊的裤裆处。

   李健俊下意识地一缩,骤然收紧双腿,只觉得一阵冷风吹过,下面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寒意

   “不,”李健俊冷汗涔涔,连忙讨好地说:“我这不是借媛媛的名字一用嘛!你看看这大厅,那么多人都在等着见她,不这样我哪能快点找到她?你不也一样吗?”

   徐潇瞬间黑了脸,没想到自己来了还被拦在门外,还被曾经的情敌撞见了,真心不爽,心中有一股无名之火需要发泄!

   “你这是第几次做这种事了?”徐潇骤然冷声问他。

   李健俊一听,顿时慌了,连忙摇头解释道:“第、第一次”

   站在一旁的保安有些不耐烦了,催促两人道:“你们两个没有预约的赶紧走开!自己走还是我们轰?”

   “还有你啊,你都来了好几次了,何总说了不见你,你根本不是她的什么未婚夫,还不赶紧走?小心我报警抓你!”另一个保安伸手推了一把李健俊。

   徐潇的眼神渐渐变冷,李健俊的脸色大变,慌忙解释:“不是这样的,徐、徐潇,我真没有骚扰媛媛,我找她纯粹是为了谈合作的事情!”

   “我们公司不跟你合作!这话我不是已经说了很多遍了吗?”何媛媛冷艳的声音突然在电梯门口传来。

   几人纷纷回头看向这个高冷美人,两个保安连忙尊敬地微微鞠躬,喊了声“何总”。

   何媛媛径直走到徐潇的身旁,亲热地挽起了他的臂膀,娇着声音说:“老公,你来了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?要不是我通过监控视频看到你在这里,还真不知道你来了呢!”

   一向保持高冷形象的何媛媛这亲昵的举动,让两个保安以及前台小姐们大跌眼镜!这冰山美人老总居然还真的有老公?而且看她这幅小女人模样,哪里还有半点冰山的样子?

   这巨大的反差实在是颠覆他们的想象!

   何媛媛回头瞪了保安以及前台一眼,声音又恢复了冷淡:“记住他的样貌,这是我老公,也是你们的大老板!以后他来,无条件放行!”

   “是!”保安和前台们纷纷多瞄了几眼徐潇,心中的敬佩之情一时油然而生!

   何媛媛无视李健俊的存在,直接挽着徐潇上楼去了。

   李健俊在他们身后又嫉妒又怨恨,却奈何怕了徐潇的手段。上次的教训仍然历历在目,他们李家彻底记住了:惹谁都不能惹徐潇,他的手段实在是太可怕了!

   他无可奈何地转身,灰溜溜地走了。

   徐潇和何媛媛进了电梯,他眉头紧蹙,有些不开心。

   “怎么了?你没事吧?拉着一张苦瓜脸干什么?”何媛媛不由得担忧地问了几句。

   “没什么,”徐潇摇头,“听说最近几天很多人冒充你男朋友?”

   何媛媛一听,顿时了然,笑道:“哪有?不过是一两个无赖而已,你别听保安胡说八道,他们故意这么说,就是为了打发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的。”

   “那些无赖有没有为难你?”徐潇心头终于松了口气,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女人被别人惦记。

   何媛媛摇头,淡淡一笑,说:“瞧你紧张成什么样?我的保镖暂时还可以应付,放心吧!”

   “不放心,”徐潇淡淡地说:“我要给你增加两个保镖,等你忙过这段时间再说。”

   两人出了电梯,走进何媛媛的办公室。一进门,徐潇的一双大手就不老实起来了,在何媛媛的身上来回摸着